报刊、网络文摘

日本也难逃“塑料魔咒”

  文章加入时间:2018年7月


  一名在关东地区从事垃圾回收处理的企业经营者发出了悲鸣,他的垃圾回收站内的塑料垃圾已经堆积成山,高达5米,远远超过了废弃物处理法规定的保管基准的危险级别。
  《环球》杂志记者/杨汀(发自东京)
  世界各国均面临严重的塑料污染风险,以垃圾分类、塑料循环利用著称的日本也不例外。
  据日媒报道,日本各地现在充斥着塑料垃圾。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曾经的废旧塑料主要出口目的地国实施了进口限令。《读卖新闻》报道说,一名在关东地区从事垃圾回收处理的企业经营者发出了悲鸣,他的垃圾回收站内的塑料垃圾已堆积成山,高达5米,远远超过了废弃物处理法规定的保管基准的危险级别。
  而在不久前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日本政府拒绝签署欧盟提出的《海洋塑料宪章》,遭到国内外舆论的广泛批评。
  日本将如何走出塑料困境?
  鲸的警告
  7月16日是日本的“海洋日”。当天,两则新闻被多家日本主流媒体提起。
  一则是今年2月,一头死去的巨鲸被冲上西班牙的海岸。经解剖,在其体内发现了重达29公斤的塑料袋、塑料瓶、伞等47种垃圾和渔网等。因为垃圾积蓄导致无法进食,是这头鲸的死因。
  另一则是爱尔兰国立大学研究团队的调查结果。他们发现,在远离陆地的大西洋海面下300米到600米深处,70%的深海鱼体内存在塑料细微粒子。这些鱼类包括金枪鱼、海豚等,通过食物链也将对以其为食的鸟和人类产生影响。
  跟随这两则新闻的是一些触目惊心的数据。
  早在1990年代后半期,就已经发现漂流在太平洋上的“太平洋垃圾带”,面积达到日本国土的约4倍。
  2016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报告书显示,每年至少有800万顿塑料垃圾流向海洋,海洋上漂浮的垃圾已经超过1.5亿吨,预计到2050年将超过海洋鱼类的总重量。
  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报告,按人均丢弃塑料垃圾量(2015年)计算,美国以45公斤居第一位,日本为32公斤,居第二位;迄今世界制造的约90亿吨塑料制品中,仅有9%被循环使用……
  现状与课题
  据日本环境省的数据,日本的塑料垃圾中有60%得到循环再利用,其余作为可燃物和不可燃物,进行焚烧或填埋处理。得到循环利用的这部分主要是饮料塑料瓶和食品包装,被称为“容器和包装资源垃圾”。
  根据日本在2000年开始全面实行的《容器包装循环利用法》,各自治体分别回收上述垃圾,然后统一进行再利用,制成其他塑料制品。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所谓得到循环再利用的60%的塑料垃圾,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并非在日本国内循环再利用,而是出口给发展中国家。
  回收的前提是分类。饮料塑料瓶、食品包装等“容器和包装”类垃圾上有三角形包围的“PET”等标记,需洗净和减小体积,按规定日期投放,等待回收。同时,一般塑料制品,如塑料玩具、一次性塑料杯、牙刷等,以及体积较大的塑料箱等,都不属于回收范围。
  在日本各自治体的垃圾回收网站上,还有呼吁民众对“容器和包装”进行洗净和减小体积的指南。比如塑料瓶应将塑料包装纸、瓶盖、瓶身进行分离,将瓶胆洗净和轻轻压扁,包装纸、瓶身和瓶盖分别投放。此外还对装“容器和包装”的垃圾袋有明确要求,比如垃圾袋应为透明,不要套两重等,还有专门销售的放塑料容器垃圾的袋子。
  据环境省的数据,上述“容器和包装”垃圾占到日本家庭塑料垃圾的60%。对于其他塑料垃圾,日本环境省也在进一步探讨其再利用的可能性,拟于2019年之前制定减少一次性塑料制品,以及循环利用的综合战略《塑料资源循环战略》。内容包括:减少一次性容器包装使用;对使用过的塑料进行彻底的回收和再利用;加强对以植物为原料的生物塑料的开发,转变以化石燃料为原料的塑料生产。
  新列入成为回收对象的塑料垃圾包括:玩具、文具、杂货、光盘、录像带、塑料杯、打印墨盒等等。对于上述塑料垃圾的回收,暂时没有采取和常规垃圾一样的社区划片投放回收模式,而是日本环境省与企业、商业设施合作,在商场、超市、零售店等设置回收箱。
  东京武藏野市的一家眼镜专卖店就设置了这样的回收箱。店长伊东表示,店里从2013年开始就设有旧眼镜回收箱,曾有顾客一次拿了6副旧眼镜过来。还有顾客将家里舍不得丢掉的塑料制品也一同拿来,询问可否代为回收利用。据环境省的统计,在上述作为试验的回收处中,商场的回收量最多。
  但是,日本尚未确定上述新列入回收对象的塑料垃圾的具体回收量目标,最的大难题是回收难度和成本。玩具、文具、杂货等制品与塑料瓶和食品包装不同,有的与金属等其他素材结合,需要进行分解等,这需要额外的成本。比如眼镜就需要分离镜片和金属部件等。
  据日本环境省的估算,对于新列入回收对象的塑料制品,如果跟一般垃圾一样在各社区划片回收,每公斤的分类和回收成本最多需要63日元(约合3.7元人民币),比塑料瓶、食品包装等53日元(约合3.1元人民币)的回收成本要高约19%。
  有塑料相关业界团体认为,容器和包装以外的塑料垃圾品质参差不齐,在垃圾总量中占比也不算大,考虑负担和成本,即便制定规则可能也无法长期实施。回收企业也表示,由于缺乏对新列入对象的回收经验,且增加了成本,其担心会对其他垃圾的回收业务产生影响。
  此外,日本跨党派议员共同提交的《海岸漂着物处理推进法修正案》也于今年6月在参议院全体会议上通过,拟在今年夏天实施。内容主要是呼吁民众不使用含有细微颗粒的洁面产品和牙膏,呼吁产业界加强对塑料垃圾的再利用。但这不具有法律强制性,仅停留在“努力义务”层面。
  减少垃圾是根本?
  在6月举行的G7峰会上,欧盟提出了《海洋塑料宪章》,内容包括到2030年严禁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到2040年实现100%回收等具体数值目标和行动倡议。
  被列入对象的一次性塑料产品包括:塑料吸管、塑料棒棉签、刀叉、器皿、气球的塑料握柄等无法循环利用的塑料制品。不难发现,《海洋塑料宪章》的思路是“减少垃圾”。
  在此次G7峰会上,日本和美国以“可能对生活和产业产生影响,需要慎重考虑”为由拒绝签署该宪章,招致媒体强烈批评。
  日本《每日新闻》指出,海洋垃圾问题已经成为新的全球性环境问题,是G7的主要课题,政府必须以更强的危机感来应对。《朝日新闻》也批评说,这一问题在三年前的G7峰会上已经开始讨论,日本政府现在仍称要进行国内协调,缺乏说服力。重视产业甚于环境的姿态,有损日本的形象。
  日本民间对于减少塑料垃圾有相当强的意识。在超市、便利店购物时,很多人选择不要塑料袋。在网络论坛和社交媒体上,也有很多关于减少塑料垃圾的呼吁。还有人专门写了“如何减少塑料垃圾”的指南:首先检查自家每天都产生哪些垃圾,一般会发现塑料瓶、包装蔬菜用的塑料泡沫托盘比较多,那么就注意减少此类商品的购买;第二是减少一次性批量采购,因为批量商品往往包装更多,而零散少量购买可以使用自家包袋和容器;第三是不吃加工食品,减少购买新东西,进而减少整体的购买和消费量等等。
  除了造成海洋污染外,用于制造塑料的石油等资源的价格长期来看趋于上涨,资源量也越来越少,因此减少垃圾的产生以及有效利用资源垃圾对国际社会所有成员都同样重要。
  循环利用问题专家、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亚洲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小岛道一指出:“长期来看,必须在减少塑料垃圾产生的同时提高循环再利用的比例。”

文章摘编自:《环球》杂志


相关新闻:
 

  中国塑协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塑协”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经过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塑协”。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塑协)”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严禁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两周内进行。 ※ 联系电话:(010)65267869 电子信箱:cppia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