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塑协重点报道

加快工业互联网工程建设
迎接塑料加工业智能制造新时代
——在2015年(第十届)中国塑料工业
新材料、新工艺、新装备行业峰会上的讲话

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副会长
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理事长 钱桂敬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六日

  文章加入时间:2015年12月


  尊敬的各位专家、各位企业家、各位来宾:
  大家好!
  今天非常荣幸能在2015年(第十届)中国塑料工业新材料、新工艺、新装备行业峰会与诸位嘉宾欢聚一堂。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对峰会的隆重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向出席峰会的各位嘉宾表示热烈欢迎,对多年来致力于中国塑料制品加工行业和中国塑料装备行业发展的业内同行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对出席会议的专家、学者、企业家朋友们致以诚挚的问候和美好的祝愿。
  中国塑料工业新材料、新工艺、新装备峰会已连续举办了十届,峰会内容丰富、规模宏大、深受业界人士的欢迎。在此我要特别感谢我们的联合主办单位广东省塑料工业协会、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感谢承办单位广东仕诚塑料机械有限公司的精心组织,感谢你们多年来的辛劳和无私奉献。借此机会,讲两个问题。
  一、“十三五”塑料加工业进入创新驱动发展新阶段
  改革开放以来,塑料加工业快速得到发展。回顾塑料加工业发展经历,可以看到“十一五”是塑料加工业高速发展期,年均增速达20.1%,使我国快速成为世界塑料制品生产大国、消费大国和出口大国,初步形成了门类齐全的塑料加工业现代生产体系,完成了从消费品工业向生产资料领域的快速过渡,成为国民经济重要的基础性产业。塑料加工业已成为以制品为核心,涵盖原料、装备、模具、研发等为一体的新兴制造业。
  “十二五”是塑料加工业实现跨越式发展关键时期,进入优化结构调整,转变发展方式,提升产业素质的重要发展阶段。是成长壮大期迈向成熟期的重要时期。“十二五”塑料加工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有:一是下行压力加大、增长持续放缓,制品产量增速从2011年的22.35%下降为2012年下降为8.99%,再到2013年为8.02%、2014年的7.44%, 2015年1-8月份制品增长0.83%,预计“十二五”平均增速为10%左右,比“十一五”年均增速下降约10个百分点。
  二是效益下降,企业经营困难加大,竞争加剧企业两极分化加快,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大企业快速发展,部分小企业生产经营困难。以人工成本为核心的生产要素成本不断增加,资源、环境、能源约束全面增强,企业利润空间被大大压缩,使全行业利润增幅逐年下降,已由2011年的32.5%下降到2014年的4.24%。同时2014年业务收入利润率为5.8%。基本与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相当,远低于企业实际贷款利率,贷款难、贷款贵的问题等造成企业效益下降,企业经营困难加大。
  三是产品结构不合理,低水平供给能力严重过剩,有效供给严重不足,表现为过剩和依靠进口并存。产能过剩是结构不合理的集中体现,是供给能力不适应市场需求造成的,迫切要求提高供给能力和供给水平。
  盲目引进而引发的阶段性、结构性过剩产能,尚未有效化解,高端产品仍需大量进口,如双向拉伸产业在普通包装膜产能严重过剩尚未化解的情况下,锂离子电池隔膜产能预计在2015年达到23亿平方米,大大超过全球需求量,又形成新的产能过剩,而高端隔膜进口比例达90%,整个隔膜进口率达70%。说明结构性、阶段性产能过剩顽疾已严重影响企业健康持续发展。
  这些问题的出现,原因是多方面的,不能简单归结为是全球金融危机持续影响的结果,应更多看到自身原因,是发展机遇、环境、条件、内涵发生变化,也是塑料加工业发展迈向更高水平的必经阶段。。
  “十三五”是我国实现小康社会目标最后冲刺的关键时期;是我国由中等收入国家迈向高收入国家最低门槛的重要的历史阶段;同时正值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变革大潮与我国加快转变发展方式形成的历史性交汇的重要节点。是深化改革开放、转方式、调结构的攻坚时期,是塑料加工业由大变强的重要时期。
  “十三五”塑料加工行业面临难得产业升级的发展机遇和严峻挑战。一是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的冲击。二是进入新常态后,塑料加工业面临转变发展方式、优化调整结构、产业升级繁重任务的挑战。因此“十三五”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的关键时期,发展难度将明显加大。
  “十三五”规划要在全面总结“十二五”成绩的基础上,坚持问题导向,破解技术、材料、装备等制约发展的瓶颈。“十三五”主要目标是:在新常态下,确保中高速,迈向产业中高端,推动产业升级。主要任务是:以“高端化”为核心,培育新的增长点;以提高生产效率为核心,努力培育新的竞争优势。加快以廉价劳动力为主的初级比较优势向技术、装备、资本、人才为主的复合竞争优势的转变。主要措施:一是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加快以企业为主体的全行业创新体系建设,牢牢把握“功能化、轻量化、生态化、微成型”技术发展方向。二是坚持“高端化、个性化、小批量、私人定制”的市场导向,推动新型生产模式和新型业态的快速成长。三是坚持统筹规划,综合协调资源、区域优势,推动塑料加工业有序梯度转移,进一步优化产业区域布局。四是牢牢把握“由大到强”目标,大力实施“进口替代”战略,加快推进引进、吸收、再创新和集成创新步伐,缩小与国外先进水平差距。
  “十三五”塑料加工行业发展重点:
  一是重点发展多功能、高性能材料及助剂,力争在材料功能化、绿色化及环境友好化上取得新的突破。
  ——严格执行《食品安全法》,加强与食品接触的制品和原料生产和安全、卫生、质量控制。
  ——加快高端聚烯烃管道专用料、系列滚塑专用料、3D打印耗材、医用塑料、生物基高分子、生物质分解塑料和生物基塑料等专用材料的开发与应用。
  ——加快导电、导热、抗菌、耐温、防雾、高韧、超强、阻燃等多功能合金材料 的开发应用。
  ——加快芳杂环聚合物及其高性能复合材料等特种工程塑料及高性能改性材料等的生产和应用。
  ——加快绿色环保增塑剂、热稳定剂等的研发、应用。
  二是紧紧围绕高端化,加快提高中高端制品的比例。
  ——要加强选择性多孔薄膜开发,力争在微滤膜、超滤膜、纳滤膜、反渗透膜等膜材料和组膜取得突破。力争在高端电池隔膜、新型光学膜、新型柔性屏膜等取得突破。
  ——重点发展生物基塑料汽车零部件、生物基塑料包装制品、高性能聚氯乙烯建筑模板、大口径高强度聚烯烃排水、排污管道等的生产。
  ——进一步推广水性聚氨酯、无溶剂等生态合成革的生产和应用,推动绿色转型。
  ——加强废旧塑料,特别是车用等工程塑料的改性、高附加值应用。
  三是加快塑机的研发。加快塑料装备智能、数字化改造力度,大力发展小型、超高精度、超高速和智能控制的加工设备,为智能制造、数字制造、网络制造提供先进装备和生产线。在迎接工业互联网+时代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要为“新硬件时代”打好基础。
  ——加快小型精密电动注塑机的开发应用,力争在高精、灵敏、快捷伺服电机控制系统取得突破,包括高精度传动丝杠、滑块制造等。在成型精度、制造精度、控温精度等方面更适应小型精密注塑制品的生产。
  ——加快小型、多功能的特种功能薄膜生产设备的开发应用。
  ——加快低定量、轻量、微量涂布设备的开发应用。
  ——加快微成型加工设备的开发应用。
  四是加快绿色、节能、高效新型加工成型工艺的开发。要加快超高分子量聚乙烯基础加工技术、要加快CO2超临界发泡工艺的推广应用、加快电磁感应节能技术等的推广。
  二、塑料加工业要加快工业互联网工程建设,迎接智能制造新时代
  “十三五”是塑料加工业进入创新驱动发展新阶段,面临迈向中高端、加快产业升级的重要任务。以追赶型高速发展起来的我国塑料加工业,虽然已成为全球制品生产大国、消费大国和出口大国,但还是劳动密集型的传统制造业,竞争的基本优势还是以廉价劳动力为支撑的初级比较优势,仍处于国际产业链的中低端,低水平供给过剩,有效供给不足的状况还较严重。当前正面临低人工成本的传统比较优势不断弱化、技术进步快速跨越步伐放缓、后发优势明显减弱、规模扩张空间被大大压缩、传统盈利空间被挤压等严重挑战。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下行压力想加大。在此情况下,“十三五”要实现创新驱动发展,实现发展动力转换,面临严峻的挑战、面临的困难增多,发展难度将明显增大。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必须突破技术、原料、装备三大瓶颈的制约
  塑料加工业基本上是以引进、模仿、招商为主发展起来的,技术力量薄弱、创新能力不足、缺少核心技术,这是当前塑料加工业面临的同质化严重,低水平生产能力过剩造成中低档产品比例过大的根本原因,同时严重制约了高端产品的研发和生产。
  原材料方面,目前通用塑料原料短缺时代已经结束。随着技术进步和产品升级,市场急需的高端、专用功能料、高纯度精细料、提纯、杂质、灰份去除及原料细分及系列化等方面还有较大差距。制约“功能化、轻量化、生态化、微成型”目标的实现。
  装备方面,目前塑机已成为有一定竞争力的生产大国并进入先进国家行列。以瞿金平院士为首的团队研发的叶片拉伸理论和应用已走在世界前列,将推动传统螺杆为主的热流程的革命。塑机的快速发展为塑料加工业作出了重大贡献。但塑机在单机速度和效率、成型精度、温控精度、能耗、智能等方面还有一定差距。微成型装备、功能膜生产专业装备、轻量、微量涂布设备、精密电动注塑机,特别是伺服电机控制系统包括高精度传动系杆等急待开发。在工业4.0催生下的“后硬件时代”给塑机装备提出了新的严峻挑战。
  (二)必须加快转换盈利模式,培育新的利润源,以应对高成本的挑战
  当前塑料加工业正面临增长速度放缓和生产要素成本不断增加,资源、环境、能源约束全面增强的双重压力。市场需求不旺,成本上升,企业合理利润空间被大大压缩。传统的以“提高质量,降低消耗”为主要内容的降低变动成本和以“扩大规模,提高产量”为主要内容的降低固定成本的盈利模式遇到极大挑战。迫使我们必须加快转换盈利模式,培育新的利润源。要在降低变动成本和降低固定成本传统盈利模式的基础上,加快培育新的利润源。一是大力培育资源配置效益利润源。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性作用,充分肯定了市场的作用,同时也提出了如何发挥市场作用,提高资源配置效益这一核心问题,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是提高效益,也就是获取资源配置效益的有效途径。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一方面要提高全要素劳动生产率,就是要对劳动生产率、资源利用率、能源利用率、资金利用率、投入产出率、资本替代人工、人才红利等进行综合统筹、优化,实现综合成本最低和综合效益最大。另一方面是充分利用市场、人力、物流等资源,进行生产合理布局,同时充分利用全球智慧资源,开展研发、设计“众创”和产业链全球化。二是大力培育生产服务型的增值效益利润源。加快产业链延伸,推动单纯生产型向生产服务型的转变,获得更多的增值效益。三是加强品牌建设,大力培育品牌溢出效益利润源,提高产品盈利能力。
  (三)必须加快工业互联网工程建设,迎接智能制造、数字制造和网络制造的挑战
  德国率先提出工业4.0概念,在全球掀起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浪潮,各国竞相跟进。美国在再工业化基础上,提出工业互联网战略。是以强大的IT技术为基础,集成全球智慧资源来构建工业互联网,将信息网络和制造系统融合为社会化网络制造环境和系统。它的核心层和基础是物联网。中间管理层是企业资源管理系统和制造信息系统。上层是电子商务平台。它所打造的是柔性化、协同化、网络化、智能化的工业制造模式,是要素根据信息资源进行动态配置的工业形态,是产业链社会化大协作,实现跨界协作的一种新型产业形态。
  我国提出《中国制造2025》,提出三步走战略。用十年时间实现制造强国目标,用20年时间全面实现工业化,制造业水平位居世界制造强国的中等水平。到建国100周年,综合实力进入世界制造强国行列。李克强总理提出“互联网+”,以推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与现代制造业的融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的健康发展。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差距不小。德国是在工业3.0基础上向4.0探索和迈步。而我国要在2.0、3.0、4.0同步平行展开,很明显我国基础差、起步晚,难度大,面临严峻挑战和巨大挑战。新一轮技术革命其核心是提高制造业生产效率和减少人工,这是在更高层面上解决制造业两个传统问题即提高产出和降低成本。新一轮技术革命将深刻改变制造业生产模式和产业形态,必将对全球制造业的重构和再造产生重大影响,因此这是一场抢占未来制造业制高点的革命。这对塑料加工业提出了严峻挑战,不能输在新的起跑线上。塑料加工业要根据自身实际,紧紧围绕两化融合这一核心,以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深度融合的智能制造为发展主线,加快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的转变。这是塑料加工业实施创新驱动发展的核心和重要内涵。
  塑料是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战略性新材料,塑料加工业是战略性新兴产业重要组成部分,发展空间巨大、潜力无限,是未来最有前途的朝阳产业之一。我们一定要坚定信心、振奋精神,坚持创新驱动发展,迎接挑战,为加快实现塑料制品生产强国战略目标作出贡献。

文章摘编自: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


相关新闻:

  中国塑协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塑协”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
  ②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两周内进行。 ※ 联系电话:(010)65122056、65281529 电子信箱:xulin@cppia.com.cn 联系人:许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