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塑协重点报道

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技术成熟 回收不难

  文章加入时间:2013年8月


  无论是回收机制,还是再利用环节,对于一次性发泡餐具来说,都不再是难题,这一点并不为普通消费者所知。
  十四年前,因为一次性发泡餐具被人们随意丢弃并造成“白色污染”,原国家经贸委把其列入了《淘汰落后生产能力、工艺和产品的目录(第一批)》。也正因此,十四年后的解禁让很多消费者担心“白色污染”会卷土重来。
  通过怎样的机制,才能让人们主动的回收废弃餐具?再利用方面,废弃的泡沫塑料餐具还能加工成哪些产品?使用这些废餐具做二次原料加工的产品,质量是否有保证呢?
  在7月30日召开的“贯彻国家质检总局、工商总局、食药总局通知精神新闻媒体通气会”上,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理事长钱桂敬,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绿色包装分会名誉理事长、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循环经济分会(筹)会长、国务院原全国包装改进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李沛生,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原科技司司长、全国塑料餐具联席会议办公室副主任徐蓓蕾为消费者介绍了一次性发泡餐具的回收和再利用情况。

工人们正在忙碌地生产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

  人们为何愿意回收废弃餐具?
  上海“三分钱”工程的回收机制

  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周荔之前在上海生活了十余年,在她看来,即便是外来人口最为密集的上海外滩、南京路,也很难见到被随意丢弃的一次性发泡餐具。
  她并不知道,这应该归功于上海探索的“三分钱”工程。“企业每生产一个发泡餐具,要向相关部门支付三分钱的治污费用。其中,一分钱支付给回收废弃餐盒的市政工人,保证他们的回收积极性。另外再抽出1分钱,作为支付运输、执法等费用。最后的一分钱,则是用于处置这些回收的废弃餐具。”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原科技司司长、全国塑料餐具联席会议办公室副主任徐蓓蕾这样解释上海示范的回收机制。
  这种“谁生产谁负责”的模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保证了当地的一次性发泡餐具市场良性发展。当地媒体曾在2005年时报道称,“通过五年的运行,上海共回收一次性发泡塑料饭盒九亿个,总重量接近6000吨。”
  不只是上海,在媒体通气会上,记者遇到了北京通豪塑料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谢文雄。虽然已经七十高龄,但他仍在为一次性发泡餐具解禁后的发展问题而奔走。他告诉记者,九几年的时候,自己的公司每年花费100多万元回收北京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作为二次原料加工成树脂再利用。全国“禁令”之后,不仅是回收工作停止,谢文雄的企业也不得不选择转产。
  在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理事长钱桂敬看来,“对于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的回收,完全可以推广上海的‘三分钱’工程。但是,需要全国整体‘一盘棋’,共同推广。”
  无论下一步探索怎样的机制,回收都不再是困扰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发展的问题,这也是当天参会专家的一致观点。
  钱桂敬认为,“随着经济发展和全社会环保意识提高,节能减排政策得到较好落实,循环经济发展取得明显成效,回收体系建设取得长足进步,垃圾分类以及加强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已经深入人心,人们认识到塑料本身并不是‘白色污染’的源头。与此同时,社会文明进步加快,人们也克服了乱丢弃的不良习惯。”
  随后,钱桂敬讲述了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回收过程中,另一个在人们预料之中,却也是预料之外的转变。“废弃塑料已经被人们视为重要的‘城市矿产’,实际回收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地方为了争这个原料‘大打出手’的现象。因此,这些废弃餐具的回收并不成问题,关键是如何分类好、高附加值利用。”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绿色包装分会名誉理事长、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循环经济分会(筹)会长、国务院原全国包装改进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李沛生正在展示生活垃圾经过压缩处理后形成的燃烧棒。
  废弃餐具如何再利用?
  “熔融法”等技术已成熟

  回收的废弃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究竟如何再利用?餐具残留的食物油脂、污渍,又该如何去除呢?
  在通气会上,钱桂敬高举着一个白色的相框向大家展示。他告诉记者,这是废弃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回收再利用的产品。据记者观察,该产品无论是外形,还是重量,都和普通塑料相框无异。
  “生产这个相框的企业,每年营业额是8亿元。其生产的园林用桌椅,出口到了德国。实际上,德国的验收标准相对较高,这也意味着,使用这些废餐具做二次原料的产品,质量上并不逊于普通产品。”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原科技司司长、全国塑料餐具联席会议办公室副主任徐蓓蕾兴奋地向记者介绍。
  “通过熔融法,就能实现废弃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的再利用,不仅能够生产相框、办公用品、地板、井盖,还能加工成园林中常用的桌椅等,在上海的普陀区和昆山都有利用这种技术的生产企业”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绿色包装分会名誉理事长、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循环经济分会(筹)会长、国务院原全国包装改进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李沛生这样说。
  在上海“三分钱”工程推广期间,上海某媒体发布的数据验证了上述说法。据该媒体报道,“上海约95%的回收饭盒,都在当地的昆山保绿塑料资源再生处理有限公司内加工成塑料粒子。其余,则在普陀区废弃物利用中心加工处理。仅运行的前四年,上海利用回收的一次性塑料饭盒再生塑料粒子2892.5吨。”
  “处理废弃餐具还可以使用减泡减容的方式,一个发泡餐盒95%以上是空气,减容后送到指定的地点去进行处理。”李沛生告诉记者,这种技术更适合中小城市使用。
  随后,李沛生拿出一根灰黑色、不足10厘米长的小棒子,吸引了记者的注意。他告诉记者,“这是利用日本RDF技术处理的生活垃圾,经过八道工序后制成了燃烧棒。通过这种技术,无论餐盒上都多少油都没问题,都能通过高压挤出,做成燃烧棒后,可以用于垃圾发电。这种处理技术仍在试验中,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已经拿3000公斤的废弃发泡餐具去做实验了。”

文章摘编自:消费日报·消费日报网


相关新闻:

  中国塑协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塑协”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
  ②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两周内进行。 ※ 联系电话:(010)65122056、65281529 电子信箱:xulin@cppia.com.cn 联系人:许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