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塑协重点报道

遵循“循环经济”理念
探析聚苯乙烯泡沫餐具重返市场的前景

唐赛珍 (中国轻工业信息中心)
2005年9月24日于台州

  文章加入时间:2013年3月


  1背景
  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我国国民经济的不断增长,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以及避免用餐过程的交叉感染,聚苯乙烯泡沫(PSP)塑料餐具以其价廉物美、性能优异、安全卫生的特点,在我国铁路列车餐饮部及快餐食品包装行业获得了广泛的应用,且广受消费者青睐。但由于PSP餐具用后较难收集再生利用,又不易在自然环境中自行降解,更主要的是我国管理工作未能跟上,加上部分国民环保意识淡薄,随意乱丢废弃物的现象相当普遍,致使过去相当一段时间内,PSP废餐具在铁路两旁大量堆积,一度被喻为“白色长城”,在长江三峡和葛洲坝水面上大量漂浮,白茫茫一片,严重影响船只通航,又被喻为“白色河滩(地毯)”,给市容景观、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由此引发出的环境新问题,曾被形象地比喻为“白色污染”,并给社会带来极大困扰。为此1997-1998年国家环保总局发布了有关塑料(主要PSP餐具)废弃物的管理文件,主要精神是“加强回收利用,局部禁用。”由于回收利用的难度,不可能短期迅速见效,加上人为的“以纸代塑”的商业操作,致使“白色污染”日益加重,1999年被原国家经贸委发布6号令禁止生产和应用。在此前后,全国北京、天津、南京、杭州、武汉、成都、西安等几十个大中城市也发文严厉禁止生产和使用,后原国家经贸委等又多次发布命令要求全国加速实施6号令。由于这些法规不太符合客观实际,因此贯彻执行难度大,真正落实见效的很少,导致一次性餐具市场呈现良莠不齐,鱼目混珠的局面。
  回顾6年多来,小小的餐具引起的种种议论,指责、讨伐和风波,上至中央领导,下至普通老百姓,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由此引发的市场问题,曾使一些人投机、钻空子而发财致富,也曾令不少企业破产倒闭,在快餐包装行业中出现了几家欢乐和几家愁的局面。
  6号令的产生有其历史背景,几年来在加强对一次性餐具宏观管理、引导和提高人们环保意识以及加速新型环保餐具的研发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但从唯物主义的观点,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理念,对几年来PSP餐具禁用后,全国快餐包装行业的市场现状,引发的问题以及今后的方向进行探讨分析,以总结经验,吸取教训,繁荣市场,保障供给、满足需求,也是有益的。
  1 我国有关PSP餐具管理的国家法规如下所述:
  •1997年8月,国家环保总局发布环发[1997]527号文件,明确提出解决废塑料制品带来的环境问题,其主要措施是“以宣传教育为先导,强化管理为核心,回收利用为手段,产品替代为补充”的防与治原则。
  •1997年9月,国家环保总局发布环发[1997]590号文件,同意北京市和天津市作为治理“白色污染”试点城市,要求重点探索适应市场经济客观要求的废塑料包装制品环境管理体制和回收利用运行机制。
  •1998年9月,国家环保总局与建设部、铁道部、交通部,国家旅游局联合发布《关于加强重点交通干线、流域及旅游景区塑料包装废弃物管理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提出:“铁路车站、车内、长江及太湖等内河水域航运的船舶上,禁用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
  •1999年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第6号令(简称国家经贸委6号令)《淘汰落后生产能力、工艺和产品的目录》(第一批)中要求从2000年起淘汰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
  •2001年4月,国家经贸委文件:国经贸产业[2001]382号《关于立即停止生产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的紧急通知》。
  •2001年5月,国家经贸委办公厅文件:国经贸厅贸易[2001] 130号《关于餐饮业停止使用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的通知》。
  •2001年12月,国家经贸委、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质量监督检验疫局、国家环保总局联合下发了国家经贸产业[2001] 1363号文件《关于加强对淘汰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执法监督工作的通知》。
  2 国内一次性快餐包装业现状及问题
  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PSP片材和餐具生产线的大量引进 ,一次性PSP餐具的产量和销售量迅速增长,促使我国的饮食结构以及饮食文化发生了巨大变化,同时建立了方便、快捷、卫生的现代化生活方式。90年代可称为我国快餐包装业的旺盛发展时期,但好景不长,由于管理滞后及PSP餐具废弃物回收处理的难度,引发了新的环境问题,而被国家列为限期淘汰全面禁止生产和使用的产品。
  2.1 “6号”令执行情况和问题
  面对国家6号令和许多城市的有关禁令,目前有些城市如大连、武汉等基本停止生产和使用。相当一部分PSP企业转产或停产如天津育新、北京通毫两家大型台资企业投入了大量资金,转产符合国家产业方向及符合国标要求的产品,由于确保质量关,从而其价格上很难与当前市面添加大量无机粉体材料如碳酸钙、滑石粉的所谓环保餐具相竞争。
  有些地区如上海出台的政策,是只要按要求交纳回收费用,PSP餐具仍可继续生产,在未被限用地区照常使用。由于加强了回收利用,既相当程度上解决了废弃物对环境污染的问题,又有效实现资源回收利用。而且与合格替代品相互补充,较好满足市场需求,使许多省市倍感困惑的快餐包装市场上,在上海仍然呈现一派蓬勃生机。
  有些城市由于某些替代产品质次价高的问题,难于适应市场需求,而表面上又不敢违背国家法令,只好采取阳奉阴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办法,当有领域工作组来检查时,车间柜台上、仓库间均为“环保餐具”,而无人过问时,则仍然PSP餐具当家,这种阳一套阴一套的作法,其废弃物无人置理,对环境的污染更为严重,这种现象在全国各地相当普遍。
  2.2 替代餐具开发概况及问题
  为了彻底解决“白色污染”,对PSP餐具采取限用或局部禁用的措施也是无可非议的,但问题是全面禁用后用什么来替代?虽然近年来各地都在加紧替代品的研究,并推出了纸质餐具、纸浆模塑餐具、光生物降解聚丙烯(PP)餐具、无机粉体材料填充PP多层共挤餐具、淀粉基(或食用粉)餐具等等,但这些替代品餐具中,有些技术尚未完全成熟或生产规模过小;有些应用性能或卫生性能尚存在不少问题,与长期以来广受广大消费者青睐的物廉价美的PSP餐具比较,除用后较易降解或处理外,其基本条件如力学性能,保温性,卫生安全性则大为逊色;有些价格高昂,比PSP高1-3倍,根据市场规律很难获得消费者认可,从而给推广应用带来极大难度。也使我国快餐包装处于青黄不接、有市无货的尴尬局面。
  为迎合市场规律,一些企业不是从自身挖掘潜力,提高质量,降低成本,而是采取偷工减料的手法,又由于执法不严、监督不力,致使质次价高的替代产品充斥市场,造成消费者对部分替代品严重不满的负面影响,目前纸浆模塑餐具和光/生物降解PP餐具产量和用量较大,约占60%,前者主要在铁路列车上使用,据餐具联合网协同技术监督局抽查结果显示,相当一部分纸浆模塑餐具蒸发查严重超标,不符合卫生要求,而且渗油、渗水、变形现象严重。光/生物降解PP餐具主要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快餐业及饭馆使用,但这些产品有些厂家为了降低成本而大量添加无机粉体材料(如碳酸钙、滑石粉等),致使力学性能不合格,蒸发残渣严重超标,有的超标高达200倍。更有甚者,一些不法商人抓住PSP餐具全面被禁用、相当一部分替代品质次价高,市场出现供不应求的机会,生产销售假冒伪劣餐具,还打着“环保餐具的旗号,混水摸鱼,蒙骗广大消费者,致使许多替代品失信于民,快餐包装市场呈现质量和价格混乱的局面”。
  据有关部门调查统计资料,目前全国每年快餐盒用量120亿只左右,方便面碗30亿只,一次性杯80亿只,一次性托盘50亿只,需求量共约280亿只左右。但市面供应的餐具中,合格的替代餐具仅占20-30%,PSP餐具占20%,其中一半以上为不合格产品,因此无论在质和量上都难以满足需求。
  另又据调查,北京地区一次性快餐餐具每天用量200多万只,年用量7亿只左右,目前PSP餐具仍占20%市场份额,而符合卫生要求的环保餐具只占21%,存在质量问题特别是卫生安全性问题的餐具占60%。
  由以上分析和调研数据可以看出,我国目前快餐包装业的供求关系比较严重,问题也比较多,如何解决,是当前有关领导部门必须重视,快餐包装业必须面对以及广大消费者十分关心的问题。
  3 正视几个问题,走出几个误区
  上世纪90年代未以来,聚苯乙烯发泡餐具问题的严重性不断升级,由最初被指责为“白色污染”上升到比“核电站事故或是石油泄漏还严重的环境灾害”(在1999年底的一次全国方便食品包装替代工作领导小组成立大会上,北京XXX公司在会议散发的绿色宣传资料卷首语中,曾这样提出:“本世纪末最大的人为环境灾害,不是切尔诺贝利的核电站爆炸,也不是海湾战争导致的石油泄漏,而是一只只廉价的白色发泡塑料餐具”)。而后,又从环境灾害升级到其在65℃以上时会放出强致癌物二恶英(dioxin)和含有多种有害毒素。曾有人声称:“以前人们通常认为禁止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是为了环境保护,经过专家最新研究发现,发泡塑料在高温下还会产生有毒物质,‘禁白’实际上是‘禁毒’”。此外还将已经改进了原用氟利昂(CFCs)为发泡剂的工艺仍指责为破坏大气臭氧层……等等。这些错误的信息,不实的报导,无科学根据的指责有的是不了解真相,人云亦云;有的是捕风捉影,子虚乌有;而有的则是出于商业竞争,别有用心。这些怪论尽管多年来有关部门组织举办了多次会议,列举了大量事实和数据予以说明和澄清,但由于其流毒甚广,至今仍有不少消费者仍陷在其思想误区之中,也有少数别有用心的人,以此作为以纸代塑或整垮PSP餐具的主要炮弹。为了澄清事实真相,探析PSP餐具重返市场的前景,我们列举有关资料和研究结论对PSP餐具被列为禁用的几个相关问题:PSP与白色污染、PSPS与有毒有害论,PSP与回收利用等进行探析,以解除疑虑,还PSP餐具一个清白。
  3.1 PSP餐具与“白色污染”
  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部分社会舆论把PSP餐具与“白色污染”划同等号,甚至把它视为“白色污染”的罪魁祸首而遭迂口诛笔伐,直至发布命令禁止生产和应用。对此问题,孰是孰非,我们认为首先应正视什么是“白色污染”。
  随着经济发展、科学进步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塑料制品的用量与日俱增。这些塑料制品,尤其是农贸市场、超市大量使用的超薄塑料包装袋、餐饮行业大量使用的一次性塑料快餐餐饮具,以及农业生产中大量使用的地膜等,在用后这些塑料废弃物在环境中不易被消纳,相当一部分散落在市区、风景旅游区、水体、铁道两侧等自然环境中,严重影响景观,污染环境,被形象地比喻为“白色污染”,而造成“白色污染”的主要原因是:
  ◎塑料垃圾没有得到妥善的管理和处理,如:城市环卫基础设施拖欠账款,垃圾收集容器、处置设施严重不足;垃圾未分类收集,能回收的未充分回收利用;垃圾的最终处置方式是垃圾搬家,基本停留在裸露堆放的水平;一些城镇将江、河、湖泊作为天然垃圾场。
  ◎在交通、旅游等窗口行业,除铁路系统外,还没有建立起与生产经营相配套的垃圾收集系统,对经营过程中产生的垃圾放任自流。
  ◎管理薄弱,对塑料包装废弃物缺乏相关法规,以及人们的环境意识比较淡薄,造成滥用和随意乱扔乱倒的现象相当普遍。
  “白色污染”主要是指对环境造成的“视觉污染”和“潜在然害”两种负面效应。
  视觉污染是指散落在环境中的塑料废弃物对市容、景观的破坏,如散落在自然环境、铁道两旁、江河湖泊的PSP塑料餐盒和漫天飞舞或悬挂枝头的超薄PE塑料袋,这些给人们的视觉带来不良刺激,被称为“视觉污染”。人民群众对此反应强烈。
  潜在危害是指塑料废弃物进入自然环境后,难以降解而带来的长期的深层次环境问题。其危害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塑料地膜废弃物在土壤中大面积残留物长期积累,造成土壤板结,影响农作物吸收养分和水分,导致农作物减产。
  ◎抛弃在陆地上或水体中的塑料废弃物,被动物当作食物吞食导致死亡。
  ◎进入生活垃圾中的塑料废弃物因质量轻、体积大,很难处理,如果将其填埋会占用大量土地,且长时间不易降解,混有塑料的生活垃圾也不适于堆肥化处理。现在社会上反映最强烈的是“视觉污染”,而对于塑料废弃物对环境的“潜在危害”,大多数人还缺乏足够认识。
  “白色污染”一词在提法上不大科学、也不够严谨,但作为一种现象的描绘,作为反映广大群众对治理环境污染的关切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当前把“白色污染”一词仅指PSP餐具等一次性塑料废弃物也是不全面和不公平的。因为近年来开发了许多替代品如纸质、纸浆模塑、植物纤维、全淀粉基等餐饮具、它们虽是采用天然材料为原料,用后比较易腐烂降解,但由于加入了防水防油剂,又增加了其废弃物腐烂降解的难度,实践证明它们在用后回归自然需要一定的周期,而且其降解快慢又相当大程度取决于环境条件。因此对任何一类降解的一次性餐饮具、任何材质一次性制品的废弃物,均应加强收集处理,不应乱扔,才可避免新的“白色污染”重演,PSP餐具作为前车之鉴,应引以为戒。由此“白色污染”的确切定义应是:无论是那一类材质的一次性消费品,其废弃物如不妥善回收处理,听任其随地丢弃,由此造成对市 容景观和生态环境的污染和危害。因此,PSP餐具≠“白色污染”,更不是造成“白色污染”的元凶。“白色污染”的成因是管理不善及随意丢弃垃圾的人,而不属材料本身。
  3.2 PSP餐具与有毒、有害论
  关于PSP餐具有毒、有害论,前几年国内一些有关会议及新闻媒体炒得沸沸扬扬。
  ●早在1999年10月,XX晚报一则《泡沫饭盒与您“拜拜”》中:提起致癌毒素‘二噁英’,人们无不谈虎色变,殊不知目前使用的一次性饭盒在65℃以上的高温中就会产生这种物质,吃一吨热盒饭,开水冲泡一碗方便面的同时,二噁英也被身体吸收了,这实在令人不寒而栗……该信息引起极大的震惊,在全国不胫而走,相继在许多报刊上以触目惊心的标题竞相转播。
  ●2000年9月18日,XX日报经济版,一篇题为“白色不禁,绿色难兴”的报导中称:“发泡餐盒有害物质会遇热释放,随着食物进入人体,长期使用会影响神经中枢,并引起心律不齐,还会损害肝、肾等。
  ●2000年11月,北京XX报转登昆明X报一则消息:“昆明XX医院X医生称,发泡塑料餐具含有双酚,会导致男性变女性…”,该消息在广东、江苏也广为传播。
  ●2000年3月15日,北京市XX协会发布(权威发布)第一号拒绝使用发泡塑料餐具的消费警示:“一次性发泡餐具不易回收,不可降解,焚烧后会产生大量有害气体,当温度达到65℃以上时,有害物质将渗入食品中,会对人的肝脏、肾脏、生殖系统、中枢神经造成损害……”。
  另在该协会消费服务指南第七个问题“发泡塑料包装的危害有哪些?”中指出:“发泡塑料包装在使用时,对人体健康十分有害,在温度较高时,它的内部有害物质就析出来,凝结在食品里,特别是凝结在脂肪里,人们食用后,引起肝脏和肾脏的损害,也引起人们机能变异。这种现象是已被我们科学家证明的问题。尤其方便面用发泡塑料污染更为严重,所以发泡塑料已成为我们最严重的健康杀手……。”
  ●2001年3月2日,北京X报,在一篇题为“您还敢吃桶装方便面吗”的文章中称:“…据专家介绍,食用一次性发泡塑料包装桶装方便面,其危害程度甚至比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还严重。…只要温度超过65℃,它所含有的双酚类等有毒物质就会析出侵入食物。如果在生产发泡塑料餐具的原料中,有害物质浓度超标,毒害就更大,会导致生殖机能失常……。”
  ●2001年3月15日,一份XX通讯社撰写的文件中,北京市XX研究所教授级高工XXX介绍:“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燃烧时会产生大量有毒气体,在使用中遇热,食用后会损害人体健康…。”
  综观上述消息,PSP对人体危害论,不外乎以下几种观点:
  ◎PSP塑料餐具受热65℃时会产生“二噁英”强致癌物的问题; 
  ◎PSP餐具中含有残存单体或,65℃以上使用会释放出单体致毒的问题;
  ◎PSP餐具遇热会释放出二聚体、三聚体等危害人体物质的问题;
  ◎聚苯乙烯含双酚类,导致生殖机能失常的问题;
  ◎PSP生产工艺中采用氟里昂(CFCs),会破坏大气臭氧层的问题。
  为了澄清上述“有害有毒论”的问题,我们根据有关资料和数据,谈谈我们的看法:
  3.2.1关于“二噁英”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多年来许多专家、教授发表的究报告和论文,比较清楚论述了PSP餐具的安全性,我国有关部门也举行过多次新闻发布会、研讨会进行澄清,但至今还有一小部分人仍无休止地宣布PSP餐具会放出二噁英,使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们继续受到蒙蔽,对PSP餐具的安全性抱怀疑态度。现拟从两方面列举事实予以澄清。
  3.2.1.1 二噁英及其产生来源
  二噁英类物质主要有三个类别。一类是“多氯化二苯并二噁英”(简称CPDD)一类是“多氯化二苯并呋喃”(PCDF),另一类是“共平面型多氯联苯类”(PCB)。其中PCDD和PCDF由于氯原子取代数目和位置的不同,而分别有75种和135种异购体,其中毒性明显的分别有7种和10种,其中以2.3.7.8四氯二苯并二恶英(TCDD)的毒性最强。PCDD、PCDF分子结构式如下:

  二噁英产生所需条件:含苯环物质和含氯、溴一类物质同时存在;温度200℃以上,其产生最佳温度是270~400℃;有金属催化剂存在,如下方程式所示:

  据国内外大量资料和数据介绍,“二噁英”的产生来源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工业生产中的部分杂质,如生产含氯有机化学品(某些农药、防腐剂、除草剂和油漆添加剂等)时,加热过程可以产生副产物二噁英杂质。
  ●某些产品工业化过程的副产物,如二噁英往往作为副产品和杂质的形式存在于纸浆漂白和工业冶炼过程中。
  ●城市垃圾由于350℃左右不完全燃烧时可产生大量“二噁英”,这是其主要来源,在发达国家中,该来源约占二噁英总生成量的90%以上。此外,使用含氯清除剂时,汽车尾气也可产生微量二噁英。
  由上述二噁英的生成条件和产生源可以明显看出,PSP餐具与二噁英无关,因PS既不属含氯有机化合物,而在使用时,又仅在100℃以下,何以算得上高温。国外几个主要国家二噁英发生源如表1所示。

表1 国外几个主要因素二噁英发生源

国家

发生源

美国

1992

德国

1991

法国

1991

瑞典

1988

日本

1990

城市垃圾焚烧

60—200

5.4—432

382

50—100

3100—7400

有害废弃物焚烧

2.4—8.4

0.5—72

16

2—6

460

医疗废弃物焚烧

50—5100

5.4

2.1

10

80—240

下水道污泥焚烧

1—26

0.01—1.13

0.3

5

炼铁厂

1.3—18.9

26

50—150

250

炼钢厂

230—310

38—380

4.0

1

汽车尾气排放

8—870

12.6

7.0

5—15

0.07

家庭取暖器(石油)

1.2

1.0

家庭取暖器(煤炭)

2.9

3.7

家庭取暖器(木材)

12

地下气体燃烧

0.24—2.4

烟草

0.012

16

电线电缆燃烧

1.5

沥青生产车间

0.3

火葬场

0.2

化学品制造工程

0.5

纸浆污泥、黑液回收

0.9—5.8

4—6

3

木材防腐剂

25

0

木材燃烧

70—1600

0.2

森林火灾、火灾事故

300—3000

 

 

 

 

  3.2.1.2  PSP餐具不具备产生二噁英的条件
  PSP的主要原料为聚苯乙烯(PS)、滑石粉、硬脂肪酸钙、丁烷等。PS的生产过程是苯乙烯单体在高温高压和催化剂作用下,在密封的反应釡内进行聚合反应。虽然苯乙烯属含苯环化合物,但其反应是在密封无氯条件下进行,从而无产生二噁英的条件。
  PSP是直接采用PS材料,加入丁烷及其它助剂等,通过挤出、发泡制得,生产过程全部为物理混合过程,无化学反应。PSP餐具是真空热成型,成型后立即用PE薄膜袋包装后再装入纸箱中,因PSP餐具是与食品直接接触的容器,其卫生性能必须符合国标(GB13119—91)要求,因此,不会与外界环境接触,即使空气中存在微量含氯气体,也不会被污染。PSP餐具使用过程是现用现打包,在剩装热饭菜时,其温度也超不过100℃。
  根据以上原料构成,工艺流程,使用过程几个环节分析,可以明显看出,PSP餐具在生产和使用过程中,不具备、不会产生也不可能污染会产生二噁英的物质。因此可以得出明确结论,PSP餐具与二噁英无关。
  3.2.2 关于苯乙烯单体的问题
  关于PS中含有残存单体或在65℃以上使用会释放出单体致毒的问题,多年来一直是指责PSP餐具有毒的主要问题之一。
  3.2.2.1关于含残存单体的问题,据生产厂家提供数据,我国生产的PS是严格执行国家苯乙烯单体含量不得超过1000ppm的标准,美国食品及药物总局(FDA)认可标准为5000ppm,日本食品卫生法规定,用于食品包装用的塑料制品及容器用的PS,其挥发性物质(苯乙烯、甲苯、乙苯、异丙苯、正丁苯等)的总浓度必须在5000ppm以下,但作为用于热汤的发泡类容器,其总浓度必须在2000ppm以下,其中,苯乙烯、二烯二聚物及乙苯的浓度分别不得超过1000PPm。其它食品容器用PS,其总浓度必须在10000 PPm以下。
  3.2.2.2 关于PSP餐具受热65℃以上使用会释放单体的问题,这是无科学根据的,因聚苯乙烯分子结构比较稳定,而解聚成单体的温度必须在250℃以上。即使原料中分子结构含有标准中允许的极微量单体,但在实际使用中已充分证明,这些单体会立刻汽化到空气中,残留在食物或器皿中的机会微乎其微,即使残留,由于其量甚微,正常人的肝脏足以通过新陈代谢排除出去,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另据英国《增强塑料》1992年第二期报导,美国环保局(EPA)已将被认为是致癌物的苯乙烯,从“致癌物”名单中沟消了。在同一篇文章中还同时报导了美国《材料工程》杂志中一篇报告中指出:上述决定是基于一篇科学资料的扩大研究,以及美国环保局饮水司(ODW)认可后才发表的。在美国联邦(材料)注册中,苯乙烯最终被裁决为“不被视为具有足够致癌潜力的化合物”这一类物质。饮水司指出,在充分地进行饮用水研究中,未发现苯乙烯具有致癌反应。此决定已经纳入在EPA制定的关于饮用水杂质最大含量的38种化学物质的最终规则中,其中苯乙烯含量为0.1mg/1的饮用水,对人体健康无明显危害。另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机构(LARC)对此曾做出过:“尚无足够证据证明苯乙烯单体对人类或实验的动物具有致癌性”的结论。
  3.2.3 关于环境荷尔蒙的问题
  关于PSP遇热释放二聚体、三聚体等,会产生环境荷尔蒙(我国译为‘激素’),扰乱人体内分泌作用影响雌激素等问题,是继二噁英后PSP餐具遭爱最严厉指责有毒的问题,并引起了人们极大关注和担心。
  此问题出于日本国立医药品卫生研究所河村叶子等人,在1998年5月13日日本卫生协会上发表的一篇题为“食品用聚苯乙烯制品的苯乙烯低聚物”的论文,后经一些新闻媒体炒作,在日本也曾一度引起思想混乱。日本政府对此非常重视,进行了大量调研和分析评价工作,目前关于PSP餐具会释放苯乙烯、二聚体、三聚体致毒的问题已基本澄清。首先日本聚苯乙烯工业协会委托TNO(荷兰应用科学研究组织)以及食品药品安全中心等研究机构,进行安全性确认试验,并公开其结果,对二聚体、三聚体发表了“安全宣言”,宣告其搅乱人体内分泌作用问题的终结。日本环境厅于2000年7月召开第一届扰乱内分泌化学物质研讨会上得出的结论是:“在技术上检测苯乙烯二聚体、三聚体的危险性是不现实的,因此没有必要考虑,其结论是不再将它列入调查对象之中”。该厅于2000年10月31日召开的2000年度第二届“扰乱内分泌化学物质问题研讨会”上,宣布决定不再将苯乙烯二聚体、三聚体和正丁基苯等化学物质,列入该厅制作的“环境荷尔蒙”名单之中。该厅还决定改版“SPEED′98”,重编一本2000年11月版,正式公布:聚乙烯二原体、三原体,将从67种“可疑化学物质环境荷尔蒙名单中删除。此外,对于苯乙烯二聚体、三聚体的问题,日本厚生省、通产省、农林水产省等也已明确表示,它们不属所谓拢乱内分泌的化学物质。并认为没有进行  试验的必要据此,日本政府已正式为过去几年来一直困挠PSP餐具行业和PS制品行业的社会上的“环境荷尔蒙骚动”问题画上了句号。
  近年来,国外还陆续公布相关报告研究结果,明确澄清有关环境荷尔蒙的问题。
  ●国际权威机构荷兰应用科学研究机构(TNO)进行的试验表明:以苯乙烯二聚体、三聚体为主要成分的PS的乙醇提取物中,从低用量到高用量的广泛范围内并不存在雌激素性质。(1998年6月。)
  ●日本速成食品工业协会在日清食品中央研究所进行的实验表明,苯乙烯二聚体、三聚体不具有雌激素性质(1998年6月)
  ●美国塑料工业协会(SPI)在严格条件下抽取PS,进行雌激素实验,结果证明不具有雌激素性质(1998年9月)
  ●欧洲SSC(STYRENE STEERING COMMITTEE)曾对23种PS制品进行的雌性激素试验结果表明,未发现其具有雌激素性质(1998年)
  ●欧洲生态毒理学及环境科学研究会(CSTEE)明确表明:对曾被认为会扰乱人体内分泌的化学物质PS等,对人类的危害性和致异性未被确认(1999年3月)。
  ●美国国家科学协会(NRC)在一篇“环境中荷尔蒙活性的药物”报告中表明,有某些组织或消费者协会发表PSP容器将发生危险或有毒的言论,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1999年8月)
  3.2.4 关于双酚A的问题
  双酚A是否有毒?过去存在过争议。
  关于双酚A作为“环境荷尔蒙”讨论的物质,大日本化学工业协会发表的《关于环境荷尔蒙问题的Q&A》中曾记载:双酚A的女性荷尔蒙作用在女性荷尔蒙的10万分之1到-万分之1之间,说明其作用甚微。双酚A是聚碳酸酯、环氧树脂、不饱和聚酯的单体,其分子结构见图1,而PS是由苯乙烯单体聚合而成,其分子结构见图2。

图1 双酚A

图2 苯乙烯

  由上述两个分子结构对比可以得知,它们不属同一类物质。PS没含有双酚A的结构,也不可能沾染双酚A杂质。美国塑料工业协会近年曾资助美国哈佛大学危险分析中心作了一项关于双酚A影响的研究,据2004年发表的研究结果称:有关双酚A会导致雄性激素分泌增加的“证据严重不足”。目前国内外日常生活上饮用纯净水、矿泉水所用的塑料瓶以及婴儿乳瓶,高档饮水杯等多是采用双酚A与丙酮单体聚合制得的聚碳酸酯制得的,其卫生安全性均获得各国食品卫生组织认可。因此关于PSP餐具含双酚A物质,将导致生殖机能的失常的怪论,简直是无稽之谈。
  3.2.5 PSP餐具与CFCs
  上世纪90年代以前,PS挤出泡沫塑料片材生产工艺主要采用CFCs为发泡剂的传统生产工艺,而CFCs已被证实对大气臭氧层有极大的破坏作用,但从1987年联合国大气臭氧层保护的重要历史性文件《蒙特利尔(Montreal)议定书》发布以来,CFCs在世界各国逐步被禁用,而代之以丁烷、戊烷作为发泡剂。我国PSP餐具,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来共有50多家生产企业,130多条PS挤出发泡生产线,其中大部分为中国台商独资企业,其多数生产线中CFCs发泡剂已被淘汰,而采用丁烷替代。其小部分及国产生产线也通过申请获得联合国建立的专项多边基金资助,也逐步淘汰了CFC发泡剂,而改用丁烷发泡剂工艺。据了解,目前已基本完成了替代工作,因此不存在PSP餐具生产工艺破坏大气臭氧层的问题。但丁烷、戊烷发泡剂的缺陷主要是易爆问题,也是应引起注意的,但与破坏臭氧层无关,解决的主要办法是加强管理问题,而且目前各国正在积极开发二氧化碳为发泡剂的新工艺,并已在工业化生产线中实施。
  3.2.6 PSP餐具与回收利用
  PSP餐具不能回收利用的观点,也是禁用的主要原因之一,这也是一个思想误区。众所周之,PSP属热塑性塑料,其废弃物可回收利用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但PSP餐具质轻、体积大,使用比较分散,的确给回收利用带来相当大的难度。为此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美国8个州、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省等曾对PSP餐具的管理立法禁用、限用,但经过实施发现禁用并不能很好解决环境问题,由于无合适的替代品,反而造成使用不便,使禁用法规较难贯彻执行,因此许多禁令被撤消,有的未被执行而不了了之,有些则修改为达到一定回收利用率和回收率的要求。
  3.2.6.1 美国
  美国对PSP制品之管理政策,国会尚未制订正式法规,但有若干州已开始立法,如1988年以来,美国约有8个州共39个城镇通过供食品用SPS容器的禁用规定,但在实施中又发生许多变化,事实上只有很少几个城镇执行,而一部分已正式废除,大部分主要以促成回收利用的法规取代禁用。但采用CFCs为发泡剂生的PSP包装产品和容器的禁令未除。
   ·爱阿华州1989年曾颁布法令,规定若PSP材质其废弃物回收再生利用率未能达到规定比率,将禁止其用于包装及食品容器的生产和销售,该法令已于1995年解除。
   ·美国缅因州1997年对原制定的关于禁用PSP食品容器的法令,修改为政府单位使用的PSP食品容器必须回收利用,否则禁用。而提供给学校或需在轮椅上进食之老年人不在禁用之列。
   ·美国加州及奥勒冈州1995年将原制定的PSP食品容器的禁令修改为必须达到25%的回收率。
   美国北卡罗莱纳州1995年将原法规中要求PSP食品容器组成至少含25%以上的再生料内容,修改为不强求再生料的比例。
   ·美国南卡罗莱纳州1992年颁布的《不得经销,贩卖或提供PSP食品容器,但如该容器含可回收再生物质者除外》法规,至今尚未强制执行。
  90年代初,美国以DOW化学公司为首的8家预发泡聚苯乙烯(EPS)、PSP生产厂商共投资1.6亿美元成立EPS(包括PSP)包装回收公司和协会,重点负责推动工业用EPS制品的回收处理工作。目前全国有200多个工业用EPS制品回收点,构成全国性回收系统,回收方法普遍采用重新研磨和热融方法。目前EPS回收率已由1995年的25%提高到30%以上。由于加强了回收利用工作,2000年美国PSP餐具消费量达23.2kt,年均增加8%,平均回收率12%。
  3.2.6.2 德国
  德国是制订法规最严格的国家,1991年发布《包装材料法规》,规定塑料包装回收利用率达64%。而且将责任全部落实于制造商承担。1992年由包装原料、材料、消费品制造商和贸易商等400多家公司筹组成立DSD(Dualsystem Deutshland)全国废弃物及回收体系(绿点),建立分离收集系统及收取塑料包装“绿点”费,用于补贴回收成本。
  德国未将PSP餐具列为禁用,仅规定使用之PSP不得以CFCs作为发泡剂,自1991年8月起,德国已全面禁用含CFCs之PSP包装材料。PSP餐具虽未被禁用,但其回收难度较大,成本较高,或因回收处理有限,因而被德国回收体系有选择性的接受。
  3.2.6.3  日本
  日本对PSP餐具的管理,上世纪80年代也曾考虑过禁用,90年代以来趋向于加强回收再资源化利用,并于1991年由日本PSP业者(包括原料和加工业厂商)成立PS(包括PSP)再生资源化回收协会(简称JEPSRA)。负责组织回收处理家电、CA机器用包装材料,生鲜食品市场所使用的鱼箱、蔬果箱以及食品容器等废弃物,并委托积水化成工业株式会社设立的包装材料处理场进行最终处理,加工成灰泥混合材料、土壤改良剂或作为再生料,加工成春它制品。2001年EPS回收比例:再生造粒37.8%,热能22.3%,合计60.1%,达到目标要求86%。
  3.2.6.4 韩国
  韩国对塑料废弃物的管理和回收处理比较重视,相继制订了多项法规:1979年制定《合成树脂废弃物处理事业法》,1991年《废弃物管理法》,1992年《促进资源节约和再利用法》及《关于制止产生包装废弃物的商品包装方法及包装材质标准的协定》,该协定中第五条规定禁止使用难分解性包装材料,不得使用PSP作为玩具、礼品等的防震包装材料,不得使用PSP层压材料和涂层材料作为包装材料……;《促进资源节约和再利用的法律》中规定EPS、PSP包装废弃物必须分类存放及回收,EPS回收比率对大企业要求达到50%,中小企业达30%。该项法律于2002年又进行了修正,主要增加征税和强制回收内容:对不易回收的产品、材料、包装容器的生产者,进口商进行征税,并要求它们对主要生产产品强制回收。上述征税商品包括PSP速食面碗、农用托盘、海产品、家畜用品及快餐盒等。
  韩国2001年EPS消费总量228165吨,废弃物产生量20963吨,回收量27252吨,回收率达53.5%
  韩国对一般PSP餐具强制回收,但对包装用于如杯碗面及出口产品不在限制之内,2000年消费量35kt。
  3.2.6.5 中国台湾省
  1989年中国台湾省的PSP制造厂商在台湾塑胶制品工业同业工会属下成立了PSP制品委员会,筹划各项回收工作,1990年由16家PSP片材生产厂商共同成立了“保绿基金会”主要负责PSP一次性餐具的回收处理及再资源化技术的研发。
  1991年台湾省环保局制定了《废弃物清理法》,其中将PSP列入管制项目中,要求达到一定的回收率。1992年又制订了《机关学校禁止使用PSP食品包装容器要点》,随着回收业务的拓展,此法规1994年已被解除。并修改为回收来规范其使用条件。
  1991年台湾省环保局制定了《废弃物清理法》,其中将PSP餐具列入管制项目中,要求用后达到一定比例的回收率。1992年又制定了《机关学校禁止使用PSP食品包装要点》的法规。随着回收利用业务的顺利开展,该法规于1994年已被解除,并修改为以回收来规范其使用条件。
  台湾的PSP回收工作自1992年开始经过10多年的回收,回收体系不断完善,并建立了相关的回收制度。自1997年起,台湾政府将民间发起的回收工作纳入官方的回收体系,即将《保绿基金会》转到环保局下属的《资源回收管理基金管理委员会》,以提高回收效率及更有序的管理。2001年共回收了近29.1kt的PSP废弃餐具。
  90年代以来,台湾要求禁用PSP的声浪一直不断,加上回收和再生成本的增长,1997年台湾环保局对《废弃物清理法》内容进行了修正,增加了“对容易造成严重污染的材质或产品,可以禁止使用或限制使用”的规定。该法案已经通过,目前,环保局是分阶段实施对PSP餐具的管制。第一阶段于2003年4月首先在各机关及学校中实施,第二阶段于2004年1日扩大到各营业场所及超市。上述法案中对PSP的管制只是限用规定和条件,并非完全禁用。尽管如此,目前仍未得到认真执行。
  3.2.6.6 中国
  我国1997~1998年,国家环保总局出台了加强回收利用塑料包装废弃物的有关法规,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贯彻执行。1999年原国家经贸委颁布了6号令,要求2000年底以前淘汰PSP一次性塑料餐具,在此前后,北京、天津、南京、杭州、重庆、武汉、西安等十多个城市也相继出台禁令和执行时间表,但由于种种原因。政策难以落实,至今许多城市市场上,PSP餐具仍随处可见。至使禁白令等于白禁。而在众多城市中,上海的作法比较务实、有效。上海市借鉴国外成熟经验结合本市具体情况,于2000年颁布第84号人民政府令,对一次性塑料饭盒的管理提出“源头控制、回收利用、逐步禁止、鼓励替代”的原则,并开始实施《一次性塑料饭盒暂行办法》,根据谁污染,谁负责的环境管理原则,由管理部门向生产厂家每只收取3分钱的治污费,分别作为支付回收者的劳务费,运输、管理和执法费及废餐盒处理费(各1分钱),统称上海“3分钱工程”目前上海回收率达到了60%,5年来共回收一次性废弃塑料饭盒达9亿只,约5785吨,收效显著。
  为确保回收利用,上海市建立了有效的回收利用网络,由上海及昆山6家PSP餐具厂商共同集资400万元成立了昆山保绿源再生处理有限公司。(简称保绿公司)它和普陀区废弃物综合利用中心,负责对上海全市PSP饭盒进行回收再生利用。目前再生原料每吨售价随着新料价格的猛涨也增加到3000多元,但仅为新料的1/3左右,再生料主要用于加工成各种建材,CD包装外壳,空调过滤网、雨衣扭扣、文化用具等,已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
  北京市是最早制定PSP餐具回收利用法规并组织实施的城市之一。早在1997年北京市环保局、工商局联合发出《关于对废弃的一次性塑制餐盒必须回收利用的通告》,并要求回收率1998年必须达到30%,1999年达到50%,2000年达到60%的环保要求。
  为配合政府法令的实施,1997年北京6家PSP餐具生产厂商共同组织了“北京福生环保技术公司”,制定了相应的回收计划,在北京地区先设立了8个回收站,经过4年多的运行和不断完善,同时也受政策执行的要求后裁减到3个回收站。另回收费用也是本着“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有关回收工作的一切费用完全由生产企业承担。
  为了提高PSP回收处理能力,1999年由6家PSP餐具企业投资73万美元,成立了“北京保绿环保塑料再生处理有限公司,从台湾引进了大型再生处理设备,同时增置了污水处理系统,使排放水达到标准要求,该装置月处理量达到150~180吨左右,再生粒料得率60%以上,再生粒料主要用于制造塑料花盒、文化和生活用具以及塑料建材等。”自1998至2001年3年多来,通过政府和企业共同合作回收工作得以顺利进行,回收体系逐步趋于系统化、规范化、规模化,共生产再生料4200多吨,回收率稳定在60%左右,再生粒料品质比较稳定,价格适中,销售正常效果显著。
  1999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发布第25号令《北京市限制销售、使用塑料袋和一次性餐具管理办法》,要求在火车站、长途汽车站、首都文明景区、机场、饭店等场合,禁止销售和使用一次性发泡餐具……
  近几年来由于北京市的回收和限用政策与国家6号令有较大矛盾,已开展多年且较有成效的回收再生利用工作不再得到政府支持,而处于基本停顿状态,有关回收设备及厂房闲置,工人下岗。
  从以上国内外有关PSP餐具的法规以及回收利用状况分析,可以看出以下趋向和启示:
  (1)国内外关于PSP餐具禁用法规,经过实施后,发现存在不少问题,执行难度大,而且也不能很好解决环境矛盾,从而有的被解除,有的修改为限用或局部禁用,也有的由于不符合市场发展规律而无人遵守,变成一纸空文,失去公信力和约束力。
  (2)PSP餐具尽管回收利用在实际操作中有一定难度,但从上海、北京的经验,只要遵循“循环经济”的理念,加强引导和各方面的通力合作,特别是依据“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多数PSP餐具生产厂商均自愿交纳治污费用,PSP餐具是可以回收再生利用的,并可以获得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而且也只有加强对PSP餐具的回收再生利用,才能增强其市场生命力和竞争力。
  4 几点看法和建议
  4.1 PSP餐具是当前一次性快餐餐具的优选产品
  综上分析,PSP餐具不是“白色污染”的元凶;本身无毒无害,卫生安全;可以回收再生利用。从资源、能源、应用性能、卫生性能、回收利用和和降解性能及价格等综合分析评价(详见表 2 ),除原料不是来自可再生资源,用后较难回收处理和降解外,其它各项均优于各类一次性快餐餐具,即其性/格比是各类一次性餐具中最优的品种。因此在当前替代产品技术、经济问题尚未完全解决,应用、卫生性能还存在不少问题而市场又有较大需求的情况下,PSP餐具无疑应是当前一次性快餐餐具的优选产品,对其重返市场的前景看好。
  4.2 PSP快餐餐具应归属绿色包装范畴
  当前社会上在许多人的心目中,对绿色包装存在模糊、狭隘的概念,错误地仅把可降解材料制得的包装材料定义为绿色包装,而不是从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LCA),即从摇篮到坟墓评价其对环境的影响。根据国外普遍采用的3RID原则(Reduce减量化,Reuse循环再利用,Recycle回收再生利用,Degradable可降解)以及以LCA评价作为准则,绿色包装的定义:其原料和制品生产工艺用料省、废弃物少、节能、无污染;产品使用过程对人体健康不造成危害;产品用后其废弃物可回收循环利用或再生利用或易降解,对生态环境不造成污染或破坏。据上定义和概念,PSP餐具应归属于绿色包装的范畴。
  4.3 PSP废弃餐具的回收再利用,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必须加快建立和加大科技投入
  根据国外资料报导, PSP餐具在国外市场上由于加强了回收利用,目前仍然是市场上受欢迎的快餐餐具。又从国内外许多实例表明,PSP餐具是可以回收再生利用的。但也必须充分认识到,其回收处理和再生利用难度相当大,主要是其应用比较分散,质轻、体积大、较难收集,特别是我国中餐的特点与西餐不同,餐具用后被菜汁、油水污染严重,清洗耗水量大,而且常常由于清洗不干净给二次加工环境带来极大的污染,其再生料也只能制作一些中低档产品。因此尽快组建PSP餐具回收网络、通畅回收渠道,建立回收利用系统工程和产业链,加大科技投入,对高效回收、清洗技术,先进回收利用技术及设备进行深入研究开发,特别是如何有效清洗,节约用水,废水循环利用,开发适应的相容剂,加工助剂、改性剂等,以提高再生料质量,开发高附加值产品,这样才有利于增强PSP餐具的市场竞争力和生命力。
  4.4 回收利用和降解相互配合,是治理一次性快餐餐具污染环境的发展趋势。
  借鉴国外经验,加强塑料包装废弃物的回收利用,不仅能有效治理“白色污染”,又可达到资源再利用的目的,完全符合资源节约、环境和谐、循环经济的理念,是世界各国包装工业发展的主要潮流。但在现实生活中,也不是所有包装废弃物均易于收集和有效利用的,而且PS的主要原料来自紧缺有限的石油资源,因此原料来自可再生资源的降解材料作为回收利用的补充,即国外3RID的模式值得关注。
  近年来我国对PSP餐具市场中的替代产品投入了较大的人力、财力进行研发,虽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至今无论在技术性、实用性、卫生安全性、经济性、环保适性等方面,均还不同程度存在有待进一步研究改善和提高,特别是其成本需大幅度降低的问题,这也是目前各地对PSP餐具禁而不止的主要原因。但随着科技的进步和应用实践的检验,替代产品的生产技术将会不断改进,日趋成熟,成本也将不断下降。特别是近年来研发的生物质塑料如淀粉基塑料,聚乳酸PLA、二氧化碳共聚物等,其原料均来自可年年再生的农产品资源或二氧化碳废气综合利用,其应用性能和卫生性能接近普通塑料,用后又可完全生物降解,回归自然循环,也易于回收再生利用。虽然目前成本较高,市场难于接受,但随着规模的扩大,成本也会日趋合理,是值得关注的发展方向。因此在一次性快餐餐具市场上,回收利用和降解将相互配合,互相促进,成为有效利用资源、保护环境、防治结合的发展趋势。
  4.5 从实际出发,修改法令,有利于促进一次性餐具市场健康、有序的发展
  法规、法令的制定和颁布,应是从实际出发,有利于规范市场以及推动市场健康、顺利的发展。但从6号令6年来执行情况来看,由于该法令没有从国情出发,没有充分考虑当今文明、快捷的生活方式离不开一次性餐具,而 市场上又没有开发出性能和价格接近已广为消费者热爱的PSP餐具的现实。PSP餐具全面禁用后,如何确保市场需求,便成为一个严峻的问题。因此该法令没有也不可能完全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再加上执法管理上的难度和监管不力,导致多年来快餐餐具市场上质量和价格的混乱,且问题日益严重。鉴此,我们建议国家有关部门根据实事求是的态度和科学发展观的原则,对此法令进行必要的修改,北京市前几年回收利用初步的实践试验,上海一直坚持的“源头控制、强制回收、逐步禁止、鼓励替代”十六个字原则的综合治理模式和“3分钱工程”,均积累了不少有益的经验,也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可以作为借鉴。这样既有利于确保市场的有效供应及人民生活质量的提高,又有利于生态环境的改善、资源的有效利用以及促进循环经济的发展。

文章摘编自: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网


相关新闻:

  中国塑协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塑协”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
  ②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两周内进行。 ※ 联系电话:(010)65122056、65281529 电子信箱:xulin@cppia.com.cn 联系人:许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