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塑协重点报道

说说“禁用”和“解禁”发泡餐盒那些事

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塑料技术协作委员会  杨惠娣

  文章加入时间:2013年3月


  
  2013年2月2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第21号令,对《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进行局部调整,其中在淘汰类产品目录中删除了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14年后的现在,一次性PS发泡餐具获得“解禁”,是对这一产品的公正平反,笔者举双手表示赞成!
  一石激起千层浪,报纸、网络、博客,纷纷对此发表文章、言论、评论,传达出了丰富的社情民意。笔者收集了一些,列出如下:《中国化工报》2013/3/1的“PS发泡餐具14年后获解禁”;《新京报》2013/3/14的“一次性发泡餐具5月1日起解禁”; 中国厨具网2013/3/1的“曾遭禁止的PS发泡塑料餐具 14年后重获新生(来源:《中国化工报》);广州化工城,2013/3/8的“‘白色污染’蜕变‘绿色包装’的启示”(来源:《中国化工报》);甘肃化工门户的“一次性PS发泡餐具‘冷宫’14年,一朝解禁应深思”;新浪新闻中心2013/3/13的“解禁发泡餐具,主管部门要有准确说法”(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我有话说);西安晚报2013/3/13的“解禁一次性发泡餐具不能不明不白”(网易新闻转载);和讯评论2013/3/14的“魏英杰:解禁发泡餐具能否向公众说清楚”(来源:京华时报);北京青年报2013/03/14的“发泡餐盒厂家欲跟风抢滩——‘发泡餐盒解禁令’引发市场‘暗流’涌动”(来源:YNET.com 北青网);北青网2013/3/13的“解禁一次性发泡餐具应有三个前提”;食品中国2013/3/14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解禁,存在的问题及建议”;ChinaDaily国际频道2013/3/14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解禁引争议,专家:回收体系极需建立”……
  上面列出的一些标题说明公众对于“解禁”这件事有话说。公众的关注,是件好事情:众人的事众人议,一起来解决。因笔者经历了“禁白”和“解禁”的过程,所以,也来说说那些事。

“白色污染”是14年前“禁用”的唯一理由

  1999年初,原国家经贸委颁布了《淘汰落后生产能力、工艺和产品的目录》(第一批),将一次性PS发泡餐具作为落后产品列入目录,要求禁产、禁用,限期淘汰。人们将这一法规称为“6号令“,或更直白地称为“禁白令”。此后,在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05年版和2011年版中,一次性PS发泡餐具又两度被列入淘汰类产品。
  从人们对其直白的 “禁白令”的称呼,其实就透出了信息:一次性PS发泡餐具所以被禁的原因就是因它造成的“白色污染”。
  6号令发布时,笔者担任一项社会工作是中国工程塑料学会降解塑料研究会秘书长,理事长是唐赛珍。当时,一次性PS发泡餐具作为一种新颖包装制品引进中国的时间还不太长,所以,笔者对于6号令将一次性PS发泡餐具列为“落后产品”而淘汰是十分地不理解、不认同的,为此,笔者与唐赛珍理事长一起走访了当时的国家经贸委,接待我们的某处长,不理会我们的解释,只是不容置疑地答复:列入目录的理由就是因为它引发的环境污染。
  一次性PS发泡餐具引发环境视觉污染,铁路沿线的“小白龙”,现年40岁上下的中国坐过火车的人可能都知道。“发泡餐具最早于1986年开始在中国铁路上使用,由于废弃的塑料垃圾给铁路沿线生态以及景观造成了严重破坏,于是,铁道部于1991年开始研究治理铁路沿线“白色污染”的对策,并于1995年5月起全面禁止在铁路站车使用发泡餐具,代之以可降解餐具。”(西安晚报2013/3/13)这样,一次性PS发泡餐具首先在铁路部门被禁用了。但直接招致其灭顶之灾的是长江上漂浮的废发泡餐盒给葛洲坝的发机电组造成的故障。1998年,长江发生特大洪水,整整77天,抗洪大军上阵护堤,大量使用一次性PS发泡餐具,餐后,这些餐盒都扔到了长江,结果,沿着长江就漂到了葛洲坝……
  所以,发泡餐盒被列入目录,被“禁用”是事出有因的,但是,禁用的理由是“白色污染”,背后也不排除行政命令的影子,而与落后产能无干。
  当然,发泡塑料餐具造成白色污染的根源,是人,不是物。所以,6号令的唯一理由实在是站不住脚的。

禁而不止的原因何在

  从上述“禁用”的理由看,6号令出台禁用发泡餐盒就存在先天不足,为以后禁而不止埋下了伏笔。但仅仅因为“禁用”理由的文不对题,还不是禁而不止存在的原因,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政府自己制订的政策发生了冲突!
  当时,聚苯乙烯发泡餐盒这种工艺和产品完全是塑料行业从大陆以外引进的一种新工艺和新产品,引进主要从日本和我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引进方式有相当是采取合资形式,均有一定合法生产的合资期限。所以,“禁用”与合资合同存在冲突。由于这一原因,有些地区为兼顾两项政策冲突的实际情况,制订了地方的有条件继续生产的规定。
  鉴于一些发泡餐盒生产企业均处于合资企业合法的合资期,或许,这就成为发泡餐盒“禁而不止”的一个重要而真实的原因。

明明白白解禁

  网上不少意见对“解禁”不理解,说“被禁,容易理解;解禁,颇让人费解”、“一项明令淘汰多年的产品,为何得以重新入市?这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还有文章说:“政策举措的前后偏差过大,简直是‘冰火两重天’,这不能不让公众对这一解禁举措的科学性担忧。”还有人戏称:“禁白令是白禁了。”
  对于“解禁”确实有必要让公众“明明白白”。
  首先要解除大家疑虑的是PS发泡餐具的安全、卫生性。其实,这个问题本来是无需多说的明白事,但是,由于一些人的恶意中伤、混淆是非,个别媒体的无知传播,加之目前社会上存在的对政府诚信的怀疑,对公众的存疑不足为怪。请看北京青年报的一幅图:

  图上,一名戴着防毒面具的男士和一名戴着大口罩的女士说:“听说发泡餐盒又允许生产了。”形象地反映出了公众对PS发泡餐具安全和卫生性能的担忧。
  当然,公众对PS发泡餐具的安全、卫生性能的关注是合乎情理的。在这里笔者可说的是,用于PS发泡餐具的材料,包括树脂PS和发泡剂,只要是按照国家标准生产的,均是无毒、无害,可与食品接触,且不会对环境产生危害的。关于这一问题有许多文章已经做了充分介绍,这里不再赘述。
  再来看一下一次性PS发泡餐具的使用性能。
  PS发泡餐具相比某些纸质餐具,不仅防水、隔油性好,而且与PP餐盒比,保温性和刚性好。PP餐盒刚性不足这一点,也是10多年前,火车上采用“可降解PP餐盒”替代PS发泡餐具,而最终被淘汰的原因之一。因为,送餐时,餐盒一个个摞在一起,有时要摞10多个,没有一定的刚性是不行的。发泡的PS餐具保温性好,而PP因为材料特性,在目前技术条件下不能制成发泡PP餐盒,所以,也就不可能具备PS发泡餐盒的保温性。PS发泡餐具也具有一定的耐热性,对于外卖和打包,PS餐盒的耐热性完全能满足要求,但是,比起PP餐盒,它不能进行微波加热,这大概是其唯一比不上PP餐盒的一个性能。
  综上所述,PS发泡餐具的性能非常适合中餐包装。中餐的特点一是热,二是有汤水,三是有油,而对于这些合理使用条件下的要求,PS发泡餐具完全能很好满足。
  再有,PS发泡餐具的环保性。PS发泡餐具生产过程清洁、能耗低、排放小,所以,符合节能减排的大方向,特别还体现在原料消费上,生产PP透明餐盒一个需要20多克原料,而发泡餐具只需4-5克,所以,PS发泡餐具符合节能减排、节约资源这一当前的方向,且价格便宜。从全生命周期看,PS发泡餐具可称得上是一种绿色环保材料产品。
  废一次性聚苯乙烯发泡餐盒也是可以回收再生的。上海3分钱工程承担一次性PS发泡餐盒回收再生的中国昆山保绿塑料资源再生处理有限公司的例子可以说明,该公司采用熔融再生的方法,利用一次性废聚苯乙烯发泡餐盒为原料,制造再生废聚苯乙烯粒料,综合开发了各种应用。另一个例子是北京保绿环保塑料处理有限公司,是国内第一家发泡塑料餐具再利用工厂,产品是黏合剂。公司自1997年9月开始营运,到2001年北京市发泡餐盒的回收率就达到64 %,超过既定的60 %目标。北京市区“白色汚染”问题明显减轻。
  遗憾的是这两个企业据说均已经停止运转,原因是政策上的。但是,例子足以说明一次性PS发泡餐盒可以回收再生,关键是政策、管理。
  最后说说PS发泡餐具的正确使用。
  任何一个产品均有它的使用条件,而产品性能也是满足使用条件下的使用性能。换言之产品使用性能要满足使用条件,能满足使用条件就是合格产品,制订标准也是依据这个原则。而最近中央电视台有个关于不同餐盒优劣比较的节目,貌似进行科学介绍,实际有偷换概念之嫌,因为,试验都脱离了使用条件,有些采用了极端条件。不过,这些试验倒也提醒了产品不应在哪些极端条件下使用。
  PS发泡餐具不能放到微波炉中使用,也不要用于蒸煮。PS发泡餐具因是发泡的,蒸煮会导致泡孔塌陷。其实,所有塑料容器等都不能像瓷碗一样放到蒸锅里去蒸。总之,尽管发泡餐具最适合中餐包装,但是,也需要正确使用。
  另外,发泡餐具在日本、欧美等很多国家都在生产使用。
  经过长达14年的禁用,期间不同观点长期博弈,已然充分曝露在阳光下,公众自会作出正确判断,PS发泡餐具可以明明白白“解禁”,“禁白”不“白禁”。

解禁的得益者

  一次性PS发泡餐盒的解禁是否有得益者?回答应该是肯定的,确实有“得益者”。首先,节能减排、节约资源,对国家有好处;对生产餐盒企业,如果原来就生产一次性PS发泡餐盒,“解禁”是解除了“紧箍咒”,而对于生产一次性PP餐盒的企业也不必担心“影响”,它有可直接进微波炉的优势;方便面的纸质包装在南方地区,如遇到连日阴雨易返潮霉变,所以,如能使用PS发泡包装,可以解决这一问题,所以,解禁对于方便面生产企业无疑是一个福音。当然,普通消费者有一种性价比高的餐盒使用,也可算作得益者。
  综上所述,解禁一次性PS发泡餐盒从得益者看是多赢的结果,值得欢迎。

清清白白回归

  报纸网络上,对于解禁存在不少疑虑,或者质疑。
  “一次性发泡餐具被称作“白色污染”,14年来一直禁产禁用且多次查处,但今年2月国家发改委的一纸“21号令”,却将它突然解禁。”;“‘21号令’未对删除发泡餐具的原因给出解释”,“公众疑虑重重”;“在长达14年的‘禁止’时间内,在并没有一个可以预知和令公众打消安全担忧的情况下,从‘禁止’到一夜间的‘解禁’,这样的决策本身也充满了诸多令人质疑的因素。”(西安晚报2013/3/13)
  事实上,由于禁用理由说服力不强,从6号令公布至今,一些企业、专家、协会向决策部门反映,要求将一次性PS发泡餐具从《目录》中删除的意见的努力从来没有停止过。而发改委也早就在着手解禁事宜,“其实早在2011年5月,国家发改委官网针对一次性发泡餐具就曾提出,最初出台禁止一次性发泡餐具使用的环境已发生较大变化。因此在保护环境和加强回收再利用的原则下,制定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的准入条件,建立和制定回收再利用的机制及相关标准等。上述工作完成后,择机将其从淘汰类目录中删除。这实际上就为此次解禁铺了路。”
  另外,一些媒体也说:“资料显示,在过去十几年里,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绿色包装分会和中塑协为了给一次性发泡餐具“正名”,做了大量市场调查,并多次向有关部门汇报情况”。(西安晚报2013/3/13)
  综上所述,说明解禁的工作一直未间断,过程中各方还做了大量市场调查,同时国家发改委官网也有相应的网络信息披露,不是一夜之间出现的决策转变。“解禁”是清白的。

走好“解禁”后的路

  “一次性PS发泡餐具终于摘掉白色污染的帽子,重新回归市场,这让业内企业欢欣鼓舞……在敞开的市场大门里,当需要我们揿下‘下一步’的按钮时,挑战依然严峻,要完成的新功课并不轻松。”“发泡餐具目前缺乏产品标准、质量安全市场准入条件以及成熟完备的回收机制”。
  解禁确实面临一系列问题。首当其冲的是产品标准,其实,标准是有的。目前,2009年4月17日发布、2009年12月1日实施的GB18006.1-2009《塑料一次性餐饮具通用技术要求》可以适用。GB 18006.1-2009 《塑料一次性餐饮具通用技术要求》是代替GB 18006.1-1999《一次性可降解餐饮具通用技术条件》的新标准,标准规定了塑料一次性餐饮具定义和术语、分类、技术要求、检验方法、检验规则及产品标志、包装、运输、贮存要求。但该标准覆盖面较宽,包括了除纸之外所有种类餐盒,可考虑在现有标准基础上制订PS发泡餐盒的专用标准。据说,国家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也有考虑(新京报2013/3/14)。
  再有,在标准基础上组织生产时,企业要严把产品质量关,保证产品的卫生安全性,坚决打击采用废旧塑料作原料生产餐盒,坚决打击荧光增白剂等添加剂的使用,行业要自律,协会要管好。
  另外,一些人担心,解禁后又会造成白色污染,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当前的整个环境已经与14年前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以铁路两旁小白龙的消失原因,可以知道:最后解决铁路沿线污染的是袋装垃圾和全封闭车厢等措施。所以,正如造成白色污染的是人,是管理;解决并保证不形成白色污染的同样是人,是管理。正因为如此,相关的管理部门应尽快建立和完善一次性PS发泡餐具的回收和再利用的体系,形成一条包括树脂供应、餐盒生产、消费、回收、再生利用的完整的产业链。上海3分钱的经验仍旧可以借鉴。塑料回收再生技术已经很成熟,比起技术问题,更关键的是按照“谁污染谁负责”原则建立起整个体系,才能保证可持续发展。这里应该指出的是,这里的“谁”包括树脂生产企业、餐盒生产企业、餐盒销售企业以及消费者等。
  最后,进行宣传,教育消费者彻底摒弃随手丢弃垃圾的恶习,为保护身边环境贡献一份力量。
  因为,毕竟禁用了14年,为更好回归,建议成立一次性PS发泡餐盒专委会,痛定思痛,为保证行业健康发展,一定要在可持续发展的框架下统筹整个行业的重建工作。
  小餐盒,大民生;禁用有因,解禁必然,“禁白”不“白禁”,认识得提高;保证质量,做好回收,建立系统,持续发展!

文章摘编自: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网


相关新闻:

  中国塑协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塑协”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
  ②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两周内进行。 ※ 联系电话:(010)65122056、65281529 电子信箱:xulin@cppia.com.cn 联系人:许琳